咨询热线:400-861-0961

听到提示后请拨分机号:661

当前位置:多动症关爱协会 > 多动症案例 >

忆:与“读写障碍”孩子生活的感想

类别:多动症案例

    约两年前,妻子接受了一位小学班主任老师的推荐,带这个班上成绩最差的一位学生。那是三年级下学期刚开始的时候。
 
    家长带孩子到家里和我们见过面。在此之前,他们多次请过家教,但都没有什么效果。学生是位小“帅哥”,名叫LH。个子相对同龄孩子稍高,胖而壮实,言语不多,彬彬有礼。和其他小学生一样,白衬衣配上红领巾,干净而有精神。很难想像,这就是老师所说的不仅成绩拖全班的后退,而且经常惹是生非的学生。
 
    现在的小学生,有三门主课是小学毕业要考的:语文、数学和英语。很快就发现,LH的学习成绩不是一般的差。语文上,字写得歪歪扭扭,大的大,小的小,常常会写出左右颠倒的汉字,没有打标点的习惯;数学上,口算能力差,反应慢,解应用题困难;英语上,26个字母还背不下来,b和d混淆。
 
    小学和大学只相隔一道院墙。从一道特地为小学生开的后门,LH每天下午放学后走几分钟就到了我们家。做作业,吃晚饭,再做作业,直到八、九点钟才回家。一个月下来,老师反映,成绩进步了,表现也好了。一个学期下来,学校发给一份“进步之星”的奖状,LH的父亲很高兴,要把这份奖状拿去贴在自己办公室的墙上,让同事们看看,自己的孩子有奖状了!而LH偏偏不给,“这是我的,凭什么你要拿去?”
 
    然而我知道,学习成绩的进一步提高是十分困难的。LH不仅要弥补以前的基础,还要面对不断增加的知识和难度。从三门功课的考试成绩加起来还不及格,到现在每门功课六七十分,如果能持续这样到小学毕业,就算很不错了。LH在学习上虽然不能说刻苦,但在督促之下,也不能说不努力,应当说,他尽力了。难以继续提高学习成绩的唯一原因在于:他有读写障碍。这已经得到确认。当然,这是我们的结论,国内还没有这样的确认标准,社会也没有这样的共识。
 
    发现LH有读写障碍是女儿的功劳。女儿回家时,听说了一些LH的情况,很明确的说:“这是读写障碍。”而在此之前,我们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名词。如果没有女儿的这句话,我们可能还迷失在找不到方向的黑夜。很快在网上求证了这个问题。读写障碍症状的表现,十有七八,LH都有,十分典型。当时我想,到底是读了师范大学的,后来才知道,这和读大学没有关系。事实上,读写障碍这个问题,国内除了极少数专业研究人员外,家长不知道,小学、中学老师不知道,大学老师也不知道。研究资料表明,中国这种汉语言国家有读写障碍学生的比例是百分之三左右。也就是说,班上成绩最差的那位学生,很有可能就有或轻或重的读写障碍问题。但是像武汉这样大的城市,却没有一个研究和医治这个问题的民间或官办的机构。如果到国内仅有的一两家这样的研究机构去寻求帮助,由一个团队来帮助一位学生,其费用就是天文数字,我们不想给家长提出这样的建议,也不想因此退掉这位学生,我们想努力一下,试试看。
 
    学生是否有读写障碍,最晚小学一年级就可以确认。到小学四年级才意外地发现这个问题,是太晚了。LH家的经济条件不差,爸爸妈妈从农村来到城市,有自己的企业,有车有房,但LH在家里缺乏学习的氛围。他的妈妈没有读完小学,他的爸爸经常打他,也辅导不了他的功课。为了帮助这位学生,我们让LH住在我们家里,每个星期天回去一次,以期在各方面对他有一个好的影响。
 
    那时语文学习的主要内容是字、词、句。每天回来报字的听写,造句。LH造句特别的简短,哪怕少写一个字也是好的。我从来不知道,点一个标点符号竟是这样的难,要守在旁边盯着不断地提醒,说慢了一点,下一个字就写上来了。他是班上作业本上打补丁最多的学生,补丁压补丁。好在他动作麻利,一个补丁几秒钟搞定。读写障碍是否可以得到完全的矫正,如何带有读写障碍的学生,云里雾里,没有可借鉴的例子。几个月下来,有一点可以明确,那就是,读写障碍中写的问题,如镜像字,记不住的字,字大小不一的问题,标点符号的问题等等,在耐心和努力的结合下,是可以得到显著改善的。可是在一次期中考试之后,乐观的情绪全没有了。考试中有三道大题,都是给一段短文,然后回答一些问题,就是对短文的理解、段落大意之类,这几道题的分几乎都没有得到。成绩的反复是因为学习的重点从字、词、句转到了对文章的理解上来。读写障碍的学生都有阅读理解上的问题。我们以前嘲笑语文老师上课就是段落大意、中心思想之类的老生常谈,觉得这些一看便知的问题没有意思。可是对有读写障碍的学生来说,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这不像字、词、句那样可以通过重复练习得以巩固提高。
 
    要保持语文成绩不下滑,还是需要多看多读。要有阅读的兴趣,不管是看什么,愿意看就行。老师给学生开了一串书的清单,包括儿童文学家的作品,获得奖项的作品,我觉得没意思,还是给买了,他也没有兴趣看。带他看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电影后,他非常高兴,看到有同名小说出版,就给他买了,他也很喜欢,每天带到学校去看,以为这下就有办法了,可很快发现,他自己是很难读懂这本书的,不过是想在同学面前炫耀自己而已。后来,他自己在书店买了一本科幻小说,看了一集,又买第二集、第三集,这是他一生阅读的真正开始,我们都寄予希望。不久他爸爸把这些书都给没收了,说影响学习。
 
    每周要写周记,写什么呢?作文难写,难以表达,寥寥数语就结束,这是读写障碍的症状之一。于是带他用面包机做面包,从合面开始到香喷喷的面包出来,然后指导他把过程写出来。制作舰船模型,去科技馆玩,去江汉路走,看展览,游公园……都是让他有东西可写。短短不超过一页的周记,里面的错别字、镜像字、标点符号,总是被我改得面目全非,倒不是要改出一篇好作文,而是要读得通顺才行。经过一段时间,他倒是基本能看懂我的修改,知道哪几个字移到哪个地方,哪个地方增加几个字等等。
 
    学校的老师强调学生要记叙有亲身经历的事情,可面对老师的题目,学生哪有那么多的亲身经历可写呢?曾听一位小学生说,“作文写起来很好玩,写作文就是编故事,太好编了。”我惊异于她这么小就懂得作文的秘诀。记得初中的时候,有一次课堂作文,老师出的题目是“XX的故事”,XX指代一件物品。我一时想不出什么故事来,勉强写了,老师批阅说没有故事情节。如果当时敢去编故事的话,就不会这样了。对许多学生来说,作文之难,难在看到题目没有材料可写。其实作家不都是编故事吗?
 
    开始我们很担心他的口算能力,简单的两位数加一位数都要想一段时间,还不一定对。这样考试起来在时间上就不行。妻子每天用扑克牌和他玩二十四的游戏,每天散步的时候出口算题。他把牌带回家和爸爸一起玩,开始玩不过爸爸,后来爸爸玩不过他了。这样就补上了小学一二年级数学基础的那一部分。数学口算实在和读写障碍扯不上什么关系,取得较大的进步也在意料之中。而数学文字题、应用题就不一样了。每次都要和他讲解题目的意思。应用题涉及到对题目的理解,有阅读障碍的学生在看过之后,并不能马上搞懂。基于这样的分析,他再来问我数学题的时候,我就说:“你把这道题读给我听一遍。”如果题目不难,他读完了就会说:“哦,我知道了。”马上返回到他自己的房间继续做作业。他自己读的声音,通过空气传到自己的耳朵,接近于旁人讲的效果。同样的一句话,看了不能理解,读了却能够明白。阅读障碍是阅过之后,茫然不知所意。一目十行的是天才,这天才不是别的,就是大脑中管阅读的那一个区域比一般人更强一些。小学一年级的学生,老师要他们在课堂上大声朗读课文,不是为了学会朗读,而是帮助学生记忆和理解。妻子做事的时候,常常让LH在旁边读书给她听。读写障碍,是阅读和书写的障碍。阅读是看,看是通过眼睛的输入,写是通过手的输出。但我们也可以通过耳朵听来输入,通过口讲来输出。帮助有读写障碍的学生,用他们的听,来帮助他们的看;用他们的讲,来帮助他们的写。这样持之以恒,是可以见到效果的。
 
    对有读写障碍的学生来说,语文比数学难,英语比语文难。这真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社会。一方面降低英语在高考中的比重,一方面增加英语为小学生的主课。对读写障碍来说,汉字只是左右颠倒,英语单词那么些字母的组合,前后次序就完全掌握不了。小学英语强调听说,课本花花绿绿像幼儿园的读本,但是最后考试起来还是要落实到会背会写才行。小学不教读音规则。我对他讲发音与字母的关系,希望帮助对单词的记忆,但他不屑于听这些老师都不讲自然也不会考的知识。单词难背是最大的问题。让他读英语,他总是怯怯的声音,我大声地给他领读课文和单词,让他重复。自己以前还从来没有这样大声读过英语。波妞常学着电视剧中的朵拉,要我说英语,然后说:“大声点,再大声点!” 李阳的疯狂英语就是大声喊英语,可见读的声音对学习英语的作用。特别对读写障碍患者,更需要这样。英语课一个星期只有两节,一时记住了,过两天又忘了。本来,第二语言对于一般人的生活来说就不是必须的,让有读写障碍的孩子学英语更是一种受罪。
 
    看到某些资料中读写障碍的训练内容,我们也试图从体育方面来提高他的读写能力,可实际上LH打羽毛球、乒乓球都不错,在我们这里还学会了游泳,骑自行车、玩滑板车,但看不出这些对改善他的读写障碍有什么效果。
 
    有一段时间,LH的学校对学生进行“梦”的教育,LH也要写自己的“梦”。他曾经说他长大想当海军。我对他说,现在的海军都是从军事院校出来的,要操纵雷达导弹这样的武器。这些本意激励的话可能对他是一个打击。以后就再没有听他说想当海军的事了。出生在中国是不幸的,一个有读写障碍的儿童出生在以高考为指挥棒的年代更是不幸的,最不幸的是没有家长和老师的理解,还谈什么梦不梦、彩不彩呢?
 
    实际上读写障碍是不能算作病的。读写障碍也不能算作弱智或智力低下。有时候我们对读写障碍使用了“患者”、“医治”、“矫正”等等的说法,但这只是在词汇贫乏时的一种代用。LH的记忆力其实是相当不错的。有一次,妻子在家里找一块手表,LH说他知道在什么地方。开始以为这只是偶然,后来这样的事情屡次发生,找不到东西就找LH,他准知道。有一家新开的大型超市,带他去过一次,第二次再去时,只要说买什么东西,他就知道在什么地方。LH的味觉不错,能够品尝出菜肴都放了哪些作料,哪怕这种作料只放了一点点。他也能对做菜给出自己的建议。我笑称,LH长大了可以当品尝师。其实自己都不知道中国是否有这个职业。LH也善解人意,在学校喜欢帮老师做事,在家里做饭做菜扫地。把作文给我改,总会同时递上一只红笔。吃饭时如果有排骨或鱼,总会去拿两个空碟放到桌上。除了读写障碍,他其实什么都可以。
 
    波妞回来了,同时要照顾两个孩子有些力不从心。妻子提出是不是不带LH了。对LH的家庭来说,这没有问题,带LH已经有三个学期一年半的时间了,成绩还处在令人尴尬的六七十分的水平,也许家长也想退掉我们吧,只是不好提出来。他们无法理解读写障碍的问题,无法理解我们的一片苦心。可是从孩子来说,毕竟已经和我们相处这么长的时间了,如果他以为我们嫌弃他,没有人要他了,会不会想不开?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和LH提出这个问题,告诉他,我们年龄大了,精力上照顾不过来。如果LH接受不了,我们还是考虑同时带两个孩子。果然,电话中,LH的父亲爽快答应了,那语调好像求之不得。而LH听完我们的解释后完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们是太自作多情了。
 
    就这样,LH走了,其后再也没有来过。他妈妈后来来过两次,说又请了一个大学生,每天上门一次;说LH在家里又经常挨打,在学校把同学的头也打破了等等。我们除了在作业本上签字行使家长的职责外,我们不能替LH的父母做主,不能替老师做主,我们帮助不了LH,就像帮助不了社会上那么多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尽力了。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
 
    LH走了,每天带波妞。波妞喜欢用彩色水笔画画,有时也用我写字的水笔画。她知道这种笔出水很细,是用来写字的,可以写很小的字。有一次,她用这种笔画画,嘴里说:“这是一个‘叶’字。”,我一看,愣住了:如果把她写的字左右颠倒过来,就是一个“叶”字!惊魂未定,她又边写边说:“这是一个‘小’字”,而那个“小”字下面的一勾,却是勾向右边!“读写障碍”这几个字立即从我的脑海中蹦了出来。从来就只是让她认字,没有让她写字。如果她不说,我一定以为她是在画画。我震惊了,却若无其事的握着她柔软的小手,把这两个字纠正过来,告诉她写得不对,波妞并不因为写错了而气馁,而是很高兴地重写了一遍。波妞依靠头脑中的印象第一次自己写的这两个字,小而规整,如果不是写成了镜像字,我也会惊奇的。看到的读写障碍的资料都是关于学龄儿童的,第一次目睹三岁幼儿的这种现象,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也许读写障碍也是我们每一个正常人大脑发育中的一个过程,只不过这一过程在入学之前不知不觉的完成了。
 
    知道读写障碍这个名词的人,基本上都知道国外不少名人小时候也有读写障碍,比如丘吉尔、爱因斯坦等等,然而这大多没有确凿的根据。丘吉尔、爱因斯坦小时候确实某些功课成绩不好,但不能在成绩不好和读写障碍之间划等号。如何判断一个孩子是否有读写障碍呢?容易和一般成绩不好区别开来的是写镜像字。所以当有镜像字又是班上倒数第一名,就基本可以确定是有读写障碍了。读和写这两方面的障碍通常是同时发生的,它会影响到所有的考试科目。
 
    读写障碍的孩子需要有特别的帮助。帮助孩子和顺其自然,这两个方面并不对立。如果我们帮助孩子的方法和内容是在了解自然的基础上做出的,这种帮助也就是顺其自然了。如果我们顺其自然是盲目的,却有可能是违背自然了。
 
    如何理解阅读的困难呢?阅读是一种眼睛不断从左到右的扫描过程。如果注视后一个字的时候,前一个字已经忘记,阅读障碍便发生。这是超短时记忆发生了问题。有人说“我记性很好,忘性很大”,指的是短时记忆。“贵人多忘性”也是指的短时记忆。时间越短越容易忘记,好像是一个奇怪的问题。大脑中的长时记忆、短时记忆和超短时记忆是记忆系统中的不同部位。好比电脑中的硬盘是长时记忆体,内存是短时记忆体,寄存器是超短时记忆体。正常的现代人阅读古文的速度也是很慢的,就是古文中的每一个字的意思都懂,但许多字音不会读,也要琢磨一番。通常我们在阅读的时候,只要由字形变到字音就行了,至于理解,大脑自有另外一部分会高效地同时运行。大脑是一个“多核”系统。为什么汉字输入系统中的“五笔字型”会最终被淘汰,根本的原因是多了一个字形的转换。在大脑中,由字形直接转换为字义比由字形到字音,再由字音到字义要来得慢。前者是单任务的程序,后者是多任务的过程。思维是依靠语言来进行的。阅读的过程也是一种思维的过程。如果阅读的时候,解码靠字形而不是字音,速度就慢了,速度慢的结果就是看到后面一个字的时候,前面的一个字已经忘记。正常人的阅读是默读。默读虽不出声,却可以在大脑中产生一种听觉残留。好像视觉残留可以使我们把间断的画面变成连续的运动一样,听觉残留可以使我们把前面看过的字暂留在脑海中的超短时记忆体内,从而把单个的字串起来形成词和句,达成阅读的理解。这样阅读的最快速度等于思维的速度。人生中有些东西在大家看来是习以为常但却是外人窥视不到的,人们也就不去追究它是否正常。默读就是这样。对于没有读写障碍的人来说,认识的字多了,自然而然就开始了阅读。而对于有读写障碍的孩子,认字和阅读之间却存在一条鸿沟。让他们从结结巴巴的读到流场的读,再到默读,就有可能取得实实在在的效果。
 
    如何理解书写的困难呢?书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却很少有人探索这里面的奥秘。没有哪两个人的字是一样的。字的风格几乎是天生的。字要写得好,需要天赋。字写得不好的要练字,可从来没有听谁说练字成功了。真正愿意练字的反倒是那些本来就写有一手好字的人。练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有一次在广场上观老者写字,这位老者说,“写字,没有十年以上的功夫见不到效果。”姐姐的孙女已经读初中了,有一次看她的作业本,问姐姐:“她的字为什么是这个样子?”姐姐回答:“哎呀!从小就这样,无论怎么教,就是改不了,横折这样的笔划在她那里就是一段圆弧。”而姐姐自己的字却是写得非常的标致。写字,你可以掌握起点,甚至也可以掌握落点,可是运笔开始就靠意念,不是你的手可以掌握的。圆滑的人写得圆滑,刚毅的人写得刚毅。不然,字迹何以能够作为判案的依据?这一切都指向一点,即写字是大脑中一个专门区域掌控的。人无法超越自己的大脑。我很庆幸自己很小的时候随父亲在家里练字,稍许长大后就对写字毫无兴趣。父亲现在还在练字,而我觉得那字并不比他年轻的时候写得更好。而我现在写的字也不比小学获奖作品好到哪儿去。读写障碍是一种大脑先天性的问题。大脑中有一个专门管阅读的区域,一个专门管书写的区域。读写障碍就是这两个区域在学龄前应当发育成熟还没有发育成熟。一旦超过了发育的时间,这种大脑问题就要靠长时间的练习来改变。读写障碍是发现越早越好,纠正越早越有成效。LH来我们家一年后,我还在他的作文上改过镜像字。一个电脑的“脑”字,左右颠倒写,但“月”并没有写成镜像,因为“月”常写,而 “脑”不常写。有读写障碍孩子的书写,镜像字和歪歪扭扭是同时存在的。他们看到的外部物体并不是镜像的,这很容易获得证明。他们照着字看一笔写一笔的时候不会写成镜像字,凭印象写就可能出问题。这还是一个迷。
 
    也许大家以前看过印度电影《地球上的星星》,也许大家看过之后和我一样为之感动,也许大家会觉得电影中有读写障碍的孩子是不是被夸张了、典型化了,而我觉得一丝一毫的夸张都没有。读写障碍的孩子就是这样的,他们不被家长和老师理解也是这样的。要去除对读写障碍理解的障碍并不比要消除读写障碍来得容易。LH帮助我加深了对人的认识。人和人之间的差别首先是大脑上的差别。人的平等是在承认这些差别基础上的平等。认识这些,我们才会不苛求于人和善待所有的人。

转自新浪博客:千寻一得
在线咨询专家          注意力在线测评

多动症关爱协会
    站内搜索
多动症关爱协会